宜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宜小说 > 警察陆令 > 324章 孙国龙的肝病 4k

324章 孙国龙的肝病 4k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竟然是这样,这个...”第二天,孙国龙看着陆令提供的这些材料,楞楞出神。
  
  “牙”之死,并没有引起什么太多的关注,然而孙国龙却一直觉得蹊跷,只不过他当初查了很久,也没有确切证据,后来也就不怎么关注这个村的事情了。
  
  而再后来,东坡村继续出事,孙国龙不得不再关注起村子的案子,从“老金”的事情开始追查。实际上,孙国龙对于“牙”之死,也没有继续做什么。
  
  “要这么说,有一个人就非常可疑了,”孙国龙道,“王成的女儿,王一雯。”
  
  “啊?”陆令感觉自己没反应过来。
  
  四年多之前,王一雯只有13岁!她能有这么大的本事?当然,这年龄做啥也都没有责任...(12--14岁负责的那个新规定,不适用于此,法不溯及既往。)
  
  ...
  
  昨天晚上,大家吃完烧烤,就回去休息去了。
  
  昨晚,那个烧烤店,四个烧烤师傅,累了个够呛!
  
  今天,一大早,陆令等人就开车到了苏营镇派出所,找到了孙国龙,游少华等人也跟了过来。
  
  大家在一起聊这个案子的过程,越聊越是心惊。
  
  很显然,从现有的证据来看,王一雯确实知情,且参与了“牙”的意外事故案!
  
  “找她很简单,但是不好审。”孙国龙发现了问题的关键。
  
  如果是四年之前,查案要容易很多,不少目击证人可以找,不少技术手段可以用,现在就几乎不可能了。
  
  现在的证据和线索,能立案,却不够抓捕,这样去抓捕、去审讯,几乎没有意义。
  
  游少华是询问过王一雯的,这个女孩很聪明,而且询问未成年人必须有成年监护人在场,询问难度非常非常高。
  
  这么多人,大家研究了许久,也没有发现什么关键问题。
  
  大家都在讨论,陆令把孙国龙单独叫到旁边的屋子:“我想问问您,您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关键线索?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人想谋害您?”
  
  “实际上,我知道的东西真的不多,但可能我是真正明面上的办案警察,所以矛头都指在我身上,尤其是他们村的大案子都破了,可能我真的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了。”孙国龙道,“胡军死了之后,我一直都是这种状态。”
  
  陆令表示理解。
  
  胡军死了之后,孙国龙状态很不好,给人的感觉就始终在沉思。实际上,他真的没有那么强的能力,胡军案查了半天,还没有摸到真相的边缘,反倒是陆令给直接查了出来。
  
  但孙国龙所处的位置比较尴尬,如果有人要针对警察,那孙国龙必然是首当其冲。
  
  lingdiankanshu.com
  
  “对了,我让你去查一查你的肝脏问题,你去查了吗?”陆令道,“我们小队的队医还是很厉害的。”
  
  “我去查了,没什么大事,”孙国龙有些吃惊,“你们还有队医?”
  
  “嗯,以前学临床的,”陆令就不打算提法医的事情,“她的话,还是应该重视一些。”
  
  “不瞒你说,医生说我有点肝中毒,并不是肝病,”孙国龙也是疑惑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肝中毒的。”
  
  “医生给你开药了吗?”陆令问道
  
  “开了,我找给你看一下。”
  
  不多时,孙国龙拿来了医生开的药物,还原性谷胱甘肽、熊去氧胆酸这些,陆令找刘俪文看了看,这些药物没什么问题,确实都是护肝、排毒的药物。
  
  “医生有没有给你说别的医嘱?”刘俪文有些好奇,问道。
  
  “医生说让我暂停服用中药。”
  
  “中药?你最近还吃中药?”刘俪文眉头一皱。她并不反感中药,但她真的很看不上很多所谓的中医开的药物。
  
  “胃不好,老毛病了,我知道有一家中医不错,在县城很有名。我去开了几副药,第一副有些效果。现在吃第二副,也快要吃完了。”
  
  “我看看。”刘俪文道。
  
  这中药就是中药袋子,里面是现成的、熬好的药汁,这一袋大概有100毫升,从包装来看,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成分。
  
  “这没法看,得知道是用什么中药配伍的。”刘俪文道。
  
  “应该没什么问题,”孙国龙拿出电话,打电话问了问医生,医生很快地跟他说了几味主药,香附、柴胡、白芍、鸡内金等。
  
  刘俪文不是这方面的专家,她打电话问了问,确定这确实没什么问题,这是个舒肝健胃的方子。
  
  “既然这个药物没问题,那你到底是在什么地方、误服了什么导致的肝脏中毒呢?”陆令问道。
  
  “我也不知道,我和医生也沟通了半天,也没聊出来一二三。我现在饮食,要么在家要么在单位食堂,喝水也不会随便喝,怎么可能肝脏中毒?而且如果我中毒了,和我一起的人应该也有这个情况吧?”孙国龙觉得这个事是未解之谜了,他都不想查了,既然查出来是肝脏中毒,估计还是中药的问题,以后不吃就行了。
  
  “这中药成分,医生说是白芍等,怎么证明?这药汁也很难化验,毕竟没什么人工合成的化学物质。”涉及这些东西,陆令就不懂了。
  
  “既然孙指导只有中药是别人给的东西且独自服用,那么问题在这里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,不能这么粗浅地下结论,”燕雨摇摇头,“这中医说给的白芍等药物,我们就得证明真的是这东西。”
  
  “你跟他说,药物效果不错,还打算介绍朋友过去,然后,再开第三副药,等他熬制的时候,我们去看看药材有没有问题。”陆令接过了燕雨的话。
  
  孙国龙倒是觉得大家小题大做了,他也知道一些中药伤肝。因为是药三分毒,所以他没有太在意,就觉得以后这个中药不吃了就好。
  
  但他也没有想到,陆令等人就这么较真。
  
  孙国龙再次给中医打了电话,约定了时间,医生说中午就开始给他熬第三副药,让孙国龙下午四点之后过来拿。
  
  约好了时间,下午两点钟,陆令等人就到了县城的这家中药店。
  
  除了陆令等人之外,刘俪文还专门找了一名老中医的徒弟。这位和刘俪文是朋友,在学校学的中医,毕业后师从一位知名中医,现在也已经可以独立看诊了。他比刘俪文大五六岁,刘俪文一直喊他“马哥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