宜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宜小说 > 警察陆令 > 315章 浅尝 4k

315章 浅尝 4k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寒暄几分钟,外面很冷,大家很快进了屋。
  
  
  
  交警、刑警这边的材料都在这里了。
  
  
  
  “我也是刚知道,”游少华指了指这些材料,“前年,市局还有人过来借阅过这些材料,当时也没查出来什么问题。”
  
  
  
  “我知道是谁,这里面的材料我也基本看了。”陆令说着,开始翻找了起来,“不过,还得再看看。”
  
  
  
  “嗯,这案子到底有什么问题?这事故,难道说是人为的?”游少华上午的时候,就看了案卷了。
  
  
  
  “有怀疑。”陆令也不和游少华绕弯子,直说道。
  
  
  
  “嗯,这样,你给我兜个底,你们打算怎么核查这个案子,用多大的精力。”游少华是最了解这些职业小队的。
  
  
  
  目前,除了二组之外,能外派的职业小队只有两支,按理说,时间都非常宝贵才是。
  
  
  
  然而,游少华还是想错了。在没有职业小队之前,辽省就忙不过来了?现在有了,只不过是锦上添花,并非雪中送炭。
  
  
  
  只要没有非常重大的案子,小队想处理一些案件,十天半個月都不会有人管。这也是职业小队最牛的地方,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突破了很多规定的!也许普通人觉得这没什么,但在体制内,这是特权中的特权。
  
  
  
  “全部精力,这个案子如果是意外,一切好说,如果是人为,这牵扯的可就不是小事情了。”
  
  
  
  “那我明白了。”游少华轻呼一口气,他知道接下来有的忙了。
  
  
  
  好事。
  
  
  
  前期,游少华关于辽东市区的那条线,就是运输公司、ktv那条线,还是有一些新线索的,本来还想和陆令聊聊,现在看陆令这么重视这起交通案,就等忙完了再说吧。
  
  
  
  ...
  
  
  
  简单吃了个午饭,陆令看到了刑侦局的案卷,通过内网直接传输过来的。
  
  
  
  见字如见面,陆令的一个老师,能通过一个人的字迹分辨一个人的性格。这个技能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,看到大气磅礴的字就感觉书写者心胸宽阔,看到很差的字就觉得书写者不认真等。而他的那位老师,能看出来的更多。
  
  
  
  陆令没有这个本事,但他可以通过内容来分析作者的性格。
  
  
  
  这就好像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,其实也能大概分析作者的性格。
  
  
  
  比如此刻,大家可以分析作者我,自然能分析出,作者是一个又机敏、又帅气、又...
  
  
  
  又不要脸的人...
  
  
  
  咳...
  
  
  
  总之,从行文结构、叙述方式等,陆令能分析一点出来。
  
  
  
  他看到这份案卷,这就跟廖峻收集的东西完全两个概念,专业、易懂、严谨、没有瑕疵。陆令是绝对搞不出来这个水平的案卷的...
  
  
  
  第一天,所有人都在熟悉案情,顺便还找了当时出警的警察了解了一番。
  
  
  
  案子,四年前,看着是意外事件,当时还有三个专业人士在场,如果今天就能看出问题那才奇怪。
  
  
  
  在东北地区,因为冰雪天气引发交通事故,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,所以这个案子从一开始,就没有人考虑过有什么问题,就连大车司机,都没有发现问题。
  
  
  
  因而,第一天晚上的会议,顺理成章地,进入了僵局。尤其是陆令看了从上京传过来的案卷之后,他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信心了。
  
  
  
  这案子,只能从催眠等方向搞?
  
  
  
  催眠不是万能的啊...
  
  
  
  还是说,去问那个小女孩?那小女孩会知道这里的车祸案?且不说小女孩当时才9岁,当时来这里也没多久啊...
  
  
  
  “如果这个案子是昨天发案的,我们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查。比如说,当时大巴车超车,超的那辆重载卡车,当时就没有查,现在也无从查起了。”陆令先是泼了一盆冷水。
  
  
  
  泼完水,也表明了“我就知道这些,剩下的老大拿主意”的态度。
  
  
  
  燕雨看了看大家。
  
  
  
  陆令是不指望了,只能寄希望于…
  
  
  
  看了一圈,只能看向寇羽洋。
  
  
  
  “燕队,你是知道我的,要是我有什么新的线索,肯定第一时间就说了。”
  
  
  
  “好吧…”燕雨点了点头:“陆令,还得你来说。”
  
  
  
  “啊?”陆令想投降:“我…”
  
  
  
  “我们现在假设,这个确实是一起谋杀案,”燕雨道,“你分析一下,在这个基础上,为什么我师兄他们当初没有往这里想过?”
  
  
  
  “这个倒是简单,当时他们几个人来这里找那个小姑娘沟通,这虽然是主线,但不要忘了,在此之前,你师兄在南疆还曾经遇袭,我听你说过他的一些事,这么说吧,他这些年,遭到的意外挺多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突然出现一起车祸,他想的只可能是,到底是不是针对他。当他们发现,并不是针对他们之后,就不会觉得有问题。”
  
  
  
  “你是说他们进入思维死角了?”
  
  
  
  “是这样。那会儿,他们多少有些风声鹤唳,哪怕白松他很淡定,他的朋友们也会…关心则乱。比如说,你说的那个王亮之类的。”
  
  
  
  “虽然这对办案无具体帮助,”燕雨道,“但是很有用,这解释了很多事。”
  
  
  
  “确实…没什么用…”陆令自然是明白这个的。
  
  
  
  “那,如果这是犯罪,你觉得,这是针对廖峻的女友,还是针对车子搞无差别袭击?”燕雨再次挤牙膏。
  
  
  
  “针对廖峻女友。”
  
  
  
  “这是怎么分析得出来的?”燕雨有些好奇。
  
  
  
  “她所在的位置是刻意安排的,车子发生车体结构故障之后,她那个位置最危险,”陆令道,“但这不是最关键的,我看过车上所有人的资料,大部分都是本地农民,比较特殊的,也就只有廖峻女友了。”
  
  
  
  “你这解释?”燕雨一脸疑惑,“这不符合逻辑的闭环。”
  
  
  
  “可以排除无差别杀人,所以只能是针对性杀人。而针对性杀人,考虑到廖峻女友的相对特别的身份,再考虑到她换到危险座位这一行为,针对的人肯定是她。”
  
  
  
  “我说说为啥能排除无差别杀人,”陆令看燕雨听不懂,解释道,“假设这是杀人案。如果是无差别杀人,有几个特点,无差别杀人道德沦丧、反社会性、做事不计后果,只为了发泄情绪。因为有强烈的厌世情绪,犯罪动机不形成还好,一旦形成,比其他犯罪更为坚定。在国外,很多都会采取枪击、爆炸的方式,在国内因为管制,大部分人会选择用刀,这种正面的发泄才能释放他们的情绪。像本案这种,使用阴招,对于无差别犯罪的行为人来说,不够爽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